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» 工作动态 » 县区动态

抗战老兵李宪珊: 75载风霜雪雨 跨世纪家国情怀

  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“纳雍养的鸡卖到四川、卖到重庆、卖到广州。看着大屏幕,听着介绍,心里暖烘烘的。纳雍的变化太大了!太大了!”

   “有一天突然听到火车的鸣叫,我像做梦一样,就想亲自去火车站坐一次火车。”

   “人走的天桥,火车走的铁路桥、汽车走的高架桥。纳雍的交通四通八达,太方便了!”

“做梦都没想到!做梦都没想到!”提起纳雍的变化,李宪珊老人连连赞叹。

    李宪珊1962年部队转业分配到纳

雍工作。58年过去了,纳雍已成了他的第二故乡。在这片土地上工作,他参与建设、见证了这片土地的发展。

    90千秋,白驹过隙,从国耻家恨中走来。

    时光,见证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以来,中华民族历经沧桑,浴火重生……

    今年90岁高龄的李宪珊是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,身体硬朗,每月领着一万多元的工资和津贴,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,他很满足自己的生活,看着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为自己的祖国骄傲、自豪。

一寸山河一寸血,提起往事,老人泪光莹莹。

历史的书页翻到抗日战争时期……

小兵李宪珊,母子共抗日

   “一九三七年,鬼子就进了中原……”电视剧《小兵张嘎》的主题曲以诙谐的口吻描述了当年军民抗战的故事。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。它,实实在在地发生过……

    李宪珊的家乡就在地处中原的山东省金乡县。

    1944年,年仅14岁的李宪珊终于如愿以偿,参加了敌后武工队,成了游击队员。

    1943年的一天,李宪珊在自家院子里的水井边玩耍,看到井里有黑呼呼的东西。再仔细看,是枪托,他把这一发现告诉母亲。“千万别说出去,千万别说出去。”母亲惊谎地告诫他。

    那一天,他发现了母亲的秘密——母亲是抗日积极分子,早先就为武工队掩藏枪支,掩护抗日人士。母亲的机智勇敢,李宪珊从小耳濡目染。抗日的念头早就在心里萌芽生长——他梦想拥有一杆枪,好参加抗日。

年幼丧父,哥哥外出谋生杳无音信,就剩李宪珊和母亲相依为命,他是家里唯一的血脉,母亲不赞成他参加抗日队伍。

1944年秋天,李宪珊瞒着母亲参加了武工队。未曾告别,这一去,竟是茫茫二十余载……

李宪珊的14岁,身体不比枪高多少,却是货真价实的武工队员,辗转各地打游击。后因太小,转到后方当通讯兵,继续抗日。

“没有喇叭,就用纸糊了个大喇叭喊话。”提起往事,李宪珊依然激动不已。

1945年8月,日本宣布投降;9月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,李宪珊所在的抗日军团召开庆祝大会。

中华民族,终于把小鬼子赶回了老家!

一别21载,母亲已当了多年烈属

“妈,我回来了,这是您的孙女。”看着母亲因激动差点背过气去,李宪珊赶紧将已熟睡的女儿塞到母亲怀里。这么多年,梦里几多相思,他终于可以让母亲含饴弄孙了!

“你还在哄?!”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,一别21载,当年哄了母亲参加抗日队伍就再无音信,此时,母亲已当了多年烈属!

    1965年夏天,已在纳雍工作了3年,已为人父的李宪珊带着女儿“衣锦还乡”,他万万没想到,此时的他已被“牺牲了”。大家误以为他参加抗美援朝,在战争中牺牲了。

母亲已当了多年烈属!

他还听说,杳无音信的哥哥回来了。以为哥哥已不在人世的母亲看到哥哥的一刹那,意外+激动,差点就背过气去。

他不敢造次,怕再次吓着母亲。

进了村子,他不敢回家,先找到堂哥。让堂哥先给母亲交个底,做好思想准备。晚上,他才抱着已熟睡的女儿回家。没想到,一跨进门,母亲还是抑制不住惊喜激动,再次背过气去……

     缓过气来的母亲老泪纵横。

失而复得的儿子令她悲喜交加……

    解甲归“田”在纳雍

   “除了一个车站,稀稀拉拉的人户,泥土路,一下雨就成了‘水泥路’,小河边到县政府,一支烟的功夫就量完了。县城人口数6700余人。”1962年,李宪珊转业分配到纳雍县水利局任局长。这是纳雍县城给李宪珊的第一印象,两句话形象地囊括了当时现状。

兴修水利,修渠拦坝,光有计划,没有资金投入,空耗了光阴。

    “穷啊,改革开放前,普遍穷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。县委下乡调研,其中一家,就一个破砂锅,一床烂棉絮,全部家业不值5元钱。”李宪珊老人继续说:“改革开放后,特别是试验区建设以来,纳雍的发展步入了快车道,基础设施好了,交通四通八达。纳雍迎来了改天换地的发展。

  视频拉家常 “ 单飞”看发小

    孙女一打开视频,住在纳雍县城的李宪珊就可与远在山东省金乡县的族人通话,看到对方的形象,聊家常,问近况,聊解思乡情。

在山东金乡宗亲中,李宪珊已是族里年事最高,辈分最长的老人。宗族里还有近亲,他经常和他们视频聊天,拉家常。

“常回家看看”,90岁高龄的李宪珊老人故土难舍。纳雍是他的第二故乡,这方热土已捂热了他的心,他早已属于这片土地;山东金乡,那是生他养他的地方,有宗族的血脉、长眠的母亲,曾经,只在梦里。如今,交通发达了,不到一天的功夫,他就可以从纳雍的家抵达山东金乡的故土。每年,他都坚持去山东金乡一趟,和宗亲聚聚,看看儿时的伙伴,到母亲坟头坐坐……

“我自己一个人去,不给他们打电话,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“坐个车到贵阳,从贵阳飞到徐州,再打个车就到金乡了。”李宪珊“老来小”,提起回乡,他喜欢独自坐飞机,享受“单飞”, 他的身体还允许自己当“独行侠”。

今年,受新冠疫情影响,李宪珊未如愿回乡,他的发小只剩孙友章一个人,他挂念着“小伙伴”孙友章。不知,同样高龄的孙友章是否如他一样,依然健朗……

    
分享到:
0
上一篇:
下一篇: